贾载明:正月初一游驿马河公园
2022-06-28 10:22:42
  • 0
  • 0
  • 9



正月初一游驿马河公园

 

(驿马河公园 湖泊  李大全 摄)


去年正月初一登龙泉山,今年不选择登山而向驿马河公园游去,是想记点什么。

 

观牛

 

此园开放后每年春节,都要在永安路旁进公园处的宽阔坝子上构建、打造一道靓丽风景。今年为农历辛丑(公元2021年),属牛年,于是人们竖立起一尊金牛,高约六七米,头向巴金文学院方向作奔腾状,造型有棱有角,生动形象,银光闪闪。今日春阳熙熙,这银白色的光就更加耀眼夺目。

凡见此牛者,心头为之一振,为之一喜,口里赞曰:好壮美!好辉煌!好精神!令人眼睛发亮!

凡进此园游览者,莫不在此驻足停留,细细打量,长久观瞻;莫不站在金牛前方拍照留念。

金牛两边和后面有花台,堆砌得精致玲珑,亦是美座。每个花台四周,被人们挤坐得满满。他们既打量、欣赏金牛,又观看一波一波与金牛合影的人做各种优雅的姿势。

细细观眼前之牛,心里叹曰:对人类最忠实、贡献最大的动物,莫过于牛了。他伴随人类数千年了,犁土耕田,沥血淌汗,受鞭打之痛、喝斥之责,但却长时间埋头劳作,无怨无悔,永远忠诚于人类。

想起“勿言牛老行苦迟,我今八十耕犹力”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“老牛明知夕阳短,不须扬鞭自奋蹄”这些话,我这头老牛要借点眼前金牛的光彩,让夕阳晚照留下我奋蹄的影子。

 

观马

 

这马,自然也是人工打造,或孤独,或三三两两,四处可见。“驿马驿马”,怎能没有马呢!体形有大有小,有肥有瘦;毛色有白、红、黑、黄、花斑等多种;其状站立昂头者、迈腿欲奔者有之;静静卧睡者、站立思绪者有之;平静遥望者、扭头顾盼者有之;低头嗅土者、啃食草者、饮水者有之。各尽其态,各有其妙。

与牛比,对于人类来说,马之功可居第二位。牛为耕作工具,马为交通工具。在无车无平坦宽阔道路的古代,可见马对于延长人类腿的重要性。而此园之马,又与一般用于战争、用于驮物的马不同,他是专供政府传递信息的马。过去成都到重庆或重庆到成都,官方文书往来主要靠马传递。遇到紧急之事,需要马狂奔,以最快速度送达。马不可能永久狂奔不息,于是间隔几十里设有站,称“驿站”。有马在驿站候着,以便换跑得心脏快窒息的马。

在驿路上奔跑的马,可称“驿马”。我想这也是“驿马河公园”命名的依据吧。在河岸与“驿”有关的地名之前有“驿马桥”,位于此地上游。“驿马河公园”,当是与“驿”有关的第二个命名了。让人们记住龙泉驿过去的历史文化,是值得嘉许的。

在一些马的身边地板上,我看到了一行文字:“驿站:古代供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、换马的场所。驿站之间由驿道相连。”

看到这些人工塑造的“驿马”,你当想到今天的龙泉驿,是过去成都到重庆方向最大的驿站。驿马河里,流淌着“驿马”历史的影子。

 

观湖

 

公园里有湖,但无名,姑且叫“驿马湖”吧!此湖为栏驿马河水而成,称“驿马湖”也是顺理成章的。

立于西面高台观湖,忽然感到,这湖是整个公园的灵魂或心脏。居于中部,围绕湖,出现了层层景致,第一层为沙滩与七零八落的卵石。这时为枯水季节,湖水浅浅,而沙滩很宽。有喜沙滩与水者,或坐于卵石上观水,或在沙滩上行走,有三三两两的儿童,在沙滩上寻觅石子,然后扔入水中。

第二层为植被,高树如银杏、余甘子、樟树、柳树;不高不矮树如桂花、红梅、绿竹、蒲苇;更低矮的植物有鸢尾、棕竹、女贞、野菊花;浅草有沿阶草、石楠;秀珍小花有金黄色的三色堇和极为红艳的报春花。这样的植被配搭,绿水与绿叶、绿草相映,分外和谐怡丽。夏季的水涨上来,柳丝即可轻吻湖水。

第三层就是围绕湖转的路。植被将湖围着,而路又将植被围着,当然路外还有郁郁高树,葱葱浅草,还有供儿童们玩耍的乐园。如果说湖水与植被是宁静的,这路就是最繁杂的了。又特别是今日,新年第一天,到公园里来游玩的人如戏水的群鱼而入,前呼后拥,络绎不绝。有悠悠慢行者,有快步如奔者,有跑步者;有扶老者,有携幼者,有小商小贩叫卖者;有逆行者,有顺行者。那路面呈颗粒状,想必利于吸水;路面彩了色的,分褐黄、淡蓝、淡紫三种;靠近湖面的行道,分外柔软,极适合散步。

层层装饰将湖包裹起来,这湖就成了心肝宝贝了!

湖使此园灵动起来,更富有活力与生命。一汪碧绿,可以增添许多情趣。清澈见底的水可以容纳蓝天白云,给游人一片新的风景。在水里,不仅可以欣赏鱼儿翔游,还可见鸟儿往来,云朵掠过。那些白鹭,也不时到湖边栖息、张望,或入浅水处寻觅美食。还有,这绿叶看见水,就绿得更加滋润;这花朵看见了水,就开得更加艳丽。

 

观红梅

 

在万木萧条、百花冬眠的时候,此园的红梅开放了。不止一处,到处都有,分布均匀。是植花者有意所为吧。梅花雪白的多,红艳的少,令人惊喜。独斗寒气,绽放迎春,更令人赞美。我想,近日此园最吸引人的,红梅与金牛不相上下。

我兴冲冲去到一树红梅下,细观花朵,比我屋顶花园花园的腊梅花朵大得多,花瓣、花蕊也多得多,密集得多。我想数数一朵花有多少花瓣和花蕊,因多而密集,尝试几次都未能如愿。那花瓣有的深红,有的浅红,有的白中戴红。像画师有意所为。

我正想举起手机拍照,一个美妇说笑着来到红梅树下,后面跟着两个三四岁、五六岁的孩子。无疑,她们是一家人。看到这个美妇的到来,我想起明代诗人高启吟梅花“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美人来”的句子。或许因春日暖暖,或许因她们母子三人急匆匆赶路,美妇的鹅蛋脸润润殷红,在红梅花的衬托下更加光彩照人。一股春风袭来,落下一些花瓣,因美妇高挑,好像纷纷落下的花瓣在绕着她飘,她的秀发与脸蛋、挺翘的胸脯似乎享受到花瓣的亲吻。她举起相机,眼睛银波闪动,似乎溜转着心底的声音。此刻,她既楚楚动人,又光彩映花。她呼喝孩子的话语如红梅一样芬芳。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,何等幸福!

 

观游人

 

春光来得陡然,红梅开得热烈,群鸟唱得欢快。可是这些汇聚起来,都敌不过人山人海张扬出的氛围。笔者感觉到的是:看满园人气,压万千春光。一群一群,一团一团,一伙一伙,在游道上流动,在儿童乐园聚集,在轻歌曼舞处围观,在金牛处流连。举目四望,草坪上、观景台上、观景桥上、大大小小的坝子上、高树绿荫下,湖畔四周、都是人连人,人接人,人挨人。处处有靠椅,举目有坐台,你想坐,坐不下,因早已挤满了人。

那些在草坪上的人,百态横生,仰卧、俯卧、侧卧的都有。而仰卧有腿叉开者,有并拢者,有一只腿打伸,一条腿弓着者;俯卧有双手屈于下巴垫头者,有两手倚于左右者;侧卧有向右者,有向左者,有弓屈腰者,有伸直全身者。有数人围坐者嗑瓜子者,有数人凑拢聊天者,有4人围在一起打牌者,有一人独坐或观景或低头闭目养神,有少妇敞开胸襟喂婴儿者,有夫妇将童儿放在吊床上荡漾者,有大人领小孩放风筝者,有淑妇斜倚红梅树织毛衣者,有坐于帐篷外者,有卧于帐篷内者。

再四处看,有歌者,有跳者,有舞者,有卖小吃者,有熟人相遇互致新春愉快者,有站立在一处痴痴观景者,有欢声笑语拍照者,有闲游而放悦心者,有观景而存其意者。

为预防新冠病感染,大多戴有口罩,其色或白或黑;亦有个别不戴口罩的。

最为嘈杂,人声鼎沸的地方莫过于儿童乐园。这里不仅是这正月初一如此,只要不是雨天,每逢双休日都是如此。树林是鸟儿的天堂,这里是儿童们的天堂。他们一群群,在滑梯上溜,在沙滩里滚,在藤壁上攀爬,在甩床上尽情飞荡。仔细听,这是别致的音乐,虽然近乎麻雀的鸣叫,但却是天籁。

 

观文化

 

诚然,塑牛、塑马都是文化,一可观造型之美,二可探其内在隐藏的历史故事。另有一类属于文字文化,如有多处介绍驿站历史的文字,有的铸刻于地板,有的陈述与丘壁,有的撰写于木牌。从介绍的文字读到,在龙泉驿境内,古时大面镇、界牌铺、龙泉驿、山泉铺、北周文王碑、柳沟铺、茶店子等处,都是设立驿站的地方。与驿站有关的诗(词)但与龙泉驿无关的选有一首,是陆游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:“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着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此诗(词)虽没有写龙泉驿,但我很喜欢。毛先生欣赏诗词的眼界极高,在写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”这些美好的句子前,读了很多关于梅花的诗,然只赞赏陆游这首和明代高启的《咏梅九首》(或其中某一首)。可惜陆游这首字太小,很少有人发现。

做得最为醒目的是在一偌大石头上雕刻有宋代诗人杨甲的《灵泉山中》,五言诗。此诗本来为五首,造刻者当做一首连属起来,一般读者都会感觉是一首。字字用油漆涂红,很醒目。故爱好诗文者到此必留步览读。开头一首为:“小县相笼合,蒙蒙数百家。果蔬争晚市,樵牧乱晴沙。落日平江迥,青山细路赊。偶居无事在,随意问桑麻。”

其时杨甲“寓居”在今龙泉驿龙泉山,有10余首记录了当时的生活,多清新、质朴、隐逸。清·曹廷栋《宋百家诗存》称甲为“昌州(今大足县)人”。但遂宁人不仅将杨甲当做老乡,而且认定杨甲写的灵泉山是遂宁的灵泉山而不是龙泉驿的灵泉山。杨甲诗中有《游长松寺宿石门僧舍得露字 》《宿安静观》《谒朱真人寺》《登待鹤亭》和写“段文昌种松”等文字,难道这些遂宁也有吗?抛开历史真实抢名人不值得赞许,但从另一面看到,做一个有名气有影响的文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还有对初唐大隐士朱桃椎的简介及全文撰写其《茅茨赋》于木牌上,惜乎木牌为黑色,故意做成多处空洞,因而给阅读文字带来障碍。漫漫历史长路,龙泉驿本土名士进入国史的唯有朱桃椎一人。可见此人该大书特书。古人写龙泉驿的诗文甚多,但真正明心见性的文字,唯朱桃椎一人而已。《茅茨赋》中“枕明月而弹琴,对清风而缓酌。望岭上之青松,听云间之白鹤”这些句子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我打算专文写一写朱桃椎,在此不赘述了。

 

观背景

 

驿马河公园位于龙泉驿治所之城腹部,位置较为优越,东邻文明西街,北邻居永安路、永安桥,西邻保安寺路、万达广场,南面是鳞次栉比的居民楼房。曾记得,未建公园之前,为一片农地,驿马河从农地中蜿蜒流过。地势西高东低。其土为黄色,粘性强。土里多种各类蔬菜,亦有红苕、胡豆等粮食作物。还间有柚子、广柑、橘子、桃子等果树。沟渠、地坎边绿草蕃茂。河畔,有苍苍婀娜的竹林。那时,从董郎(朗)路出发,穿过平安电管站小区,过一平桥,有一条小路可达今黄葛树那个地方,是到保安寺路和建设路的捷径。走的人很多。笔者也经常走此路,路旁偶有人家,有犬吠汪汪。2014年,打通保安寺路与永安路相交,因取走土方,留下一道长长的一丈多高的土坎。人们为了居高远望,有时故意不走打通的道路而行走在土坎之上。笔者亦走过多次。

目前的驿马河公园总占地面积约15万平方米,是成都郊县在旧城区域内建设的为数不多的超大型市民公园。规划、建设于2017年至2018年,2019年建成开园。他仅仅是整个驿马河公园建设的一部分。

据规划,完全建成后的驿马河公园总面积约1810亩。南起飞龙湖、北至东干渠。公园总体划分为两个阶段共三个部分:上游提升改造段总面积约191亩,对上游飞龙湖至驿马桥已建成区进行提档升级;新建公园段拟分两期建设,一期建设范围初步确定为驿马桥至桃都大道,面积805亩,二期建设范围初步确定为桃都大道至东干渠,面积814亩。

河道宽度10米~30米,选择开阔地、低洼地,建设多个人工湿地(包括湖)总面积近10万平方米。

致力于打造山水一脉、与城共兴,服务于龙泉驿核心城区的新一代社区公园和城市的后花园。在区域发展方面,提升环境品质,提升区域核心价值,带动区域发展;在百姓生活方面,完善游憩体验,满足休闲娱乐需求,激发区域活力。

 

(写于2021年2月14日至15日,正月初三、初四)

 

 

 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